第18章 七日必死

推荐阅读: 系统让我去算命  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(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)   霸世宠妃:殿下好粘人   大内高手   斗罗大陆   血色梦游   百世重修   九鼎记   酒神  

    凭夏木的聪明,已经联想到很多了。

    他曾在老青蛇妖那得知关于秘宝窟的秘密,而守庄老头又让自己来金家,显然这金家与诅咒金币又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   不然,为何金灿能替自己解除诅咒,而系统也告知他金家的金之灵同样能帮他解除诅咒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线索都指向了金家,足以证明这是一个不一般的家族,至少也要比马家强大很多。

    刚来到府门口,一名佩刀守卫就立即挡住他去路。

    “小姐是何人?来我金府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别看只是小小看门守卫,可这语气态度,可一点都不客气。

    夏木伪装出胡氏的声音,说道“我是来找你家大公子金灿的!”

    “找大公子?走走走!!大公子曾交代过,任何来找他的人,一律不见!”

    守卫一脸不耐烦,另一只手已经握住了佩刀柄,好似夏木再敢多说一句废话,他就要拔刀杀人。

    但夏木大老远来的,岂甘心被挡在门外,沉声道“你现在立即去通知金灿出来见我,就说…我是虞城守义庄的老头引荐来的人!”

    说着,在怀中摸出信物折扇,折扇末尾处的坠子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烁灵光,十分惹眼。

    那守卫内心一震,夏木虽然没主动暴露修为,但毕竟是筑基期的修为,还是让他倍感压力,尤其是见到夏木居然拿出自己大公子从不离手的折扇,更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连忙接过折扇,谄媚一笑“哎呦…小人被猪油蒙了心,冒犯了小姐,还请恕罪!!”

    夏木冷哼一声,不耐烦的一挥手,守卫顿时泪奔而去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低调一点的,但这守卫却刁难他,为了不耽误时间,夏木才提前拿出信物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真就冤枉守卫了,金灿前几天得了怪病,让整个金家都在四处求医问药,却始终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半盏茶的时间,门内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让陷入沉思的夏木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就见一名身穿白袍,长相俊朗的青年在一众守卫的搀扶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就是金灿,面色惨白,就像是涂了一层白蜡,一看就是得病了。

    但凭夏木的敏锐,却嗅到了妖气的味道,不由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这时,金灿推开搀扶他的守卫,抱拳施礼一笑“这位小姐当真认识老先生?”

    夏木明白他指的老先生就是守庄老头。

    “不错!那糟老头让我来稻城找你,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,原来是让我帮你看病!”

    夏木倒是简单直接。

    金灿大喜,道“老先生真乃神人,他老人家上次拿走我折扇时,曾说过我会得一种怪病,只是我当初没当真,最近几天可苦煞我也!仙姑一看就是修道中人,还请出手救我,在下必有重谢!”

    夏木点点头,刚才得到了系统提示,他还真有求于金灿,帮他看病倒是刚好能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“我渴了,要不…边喝茶边谈?”

    他又怎么会口渴,无非是想找个和金灿单独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金灿大喜,连忙侧身有请,道“快快…里面请,在下身体不适,怠慢了仙姑,还望莫要见怪!”

    夏木和金灿在一众守卫的簇拥下,这才进入会客厅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守卫始终不离金灿左右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,这也是老家主的安排。

    夏木转头看向守在门口的一群守卫,金灿立即反应过来,不悦的看向他们,沉声道“你们先下去吧!我要和仙姑单独聊聊!”

    一众守卫面面相觑,其中一人尴尬道“大公子,是老家主让我们保护您的安全!!”

    “砰!!”

    金灿见他们居然敢违逆自己,而且还当着仙姑,让他十分恼火。

    “滚!!”

    一声爆喝过后,金灿又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守卫一见大公子发怒了,立即仓惶而逃。

    金灿可是未来金家的家主,得罪金灿就等于和他们的未来过不去。

    夏木轻笑道“金公子还是不要动气的好,不然可能会让你更加虚弱!”

    金灿苦涩一笑“让仙姑见笑了!您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以为你得病了?我问你,你已经几天没睡觉了?”

    夏木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,就像是刀子一样。

    但其实,他是在金灿双瞳中看到了一道猩红的光斑。

    而且,这金灿明明是普通人,却满身妖气,明显是被妖怪勾了魂。

    要知道,眼睛是灵魂的窗户,只要是修真者一眼便可看出问题。

    金灿内心一突,被夏木的态度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过…过了今天,刚好七日!”

    夏木冷笑道“七日一到,你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金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道“仙姑救我,我…我还不想死!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救你也不难,只需要一件东西,就看大公子舍不舍得了!”

    夏木给他分析了半天,终于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,这也是他最近几天和那些糟老头学的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不死,我什么都舍得!仙姑就别在绕圈子了!”

    夏木故作高深的点点头,道“好!我要你金家的金之灵,只要将此物给我,我可以保证你平安无事!!”

    金灿一愣,不解道“什么金之灵?在下不曾听说过!”

    夏木皱眉道“没听说?”

    金灿无奈点头。

    但就这时,紧闭的房门忽然被打开,一个身穿黑褂子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,留着山羊胡,但左眼的位置有一道疤痕,直接从上下眼皮划过,一看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狠人。

    “你要的金之灵,我金家确实有!!”

    金灿一看来人,立即恭敬的站起身,道“爹…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其实他知道一定是那些守卫去打小报告了。

    这中年正是金灿的爹,也是金家家主金陵山。

    “哼,我再不来你这条小命就没了!还想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?”

    金灿顿时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金陵山不再理会儿子,迈步进门看向坐在一旁的夏木。

    不过,在金陵山的眼中,夏木却是胡氏的容貌。

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