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义庄老人

推荐阅读: 系统让我去算命  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(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)   霸世宠妃:殿下好粘人   大内高手   斗罗大陆   血色梦游   百世重修   九鼎记   酒神  

    王凤卿大喜道“妾身愿意!只要仙师肯帮我,让我做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“好!!那就跟我来吧!!”

    话落,青衣老道单手成爪,虚空一抓,便将王凤卿的魂拘走了,而她的尸身则无力的倒回棺内。

    按理说,青衣老道根本不惧夏木这种刚刚妖化的鼠妖。

    可他天生谨小慎微,尤其是听说夏木居然会喷火,这让他开始怀疑起夏木是不是有了不为人知的奇遇。

    他刚才仔细看过王凤卿的尸身,成黑紫色,这正是妖火焚烧造成的。

    也证明王凤卿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可区区一个靠自己筑基丹才勉强妖化的鼠妖,这么快就能施展法术?

    他不是不信,是不敢相信会是真的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想要施展法术,修为至少也要达到筑基,筑基以下皆不入流。

    充其量也就比一般习武之人略强。

    而妖修方式大多凶悍残忍,倒是可以不筑基就施法,但施法需要口诀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。

    难道这鼠妖背后有大妖魔撑腰?

    青衣老道也开始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他瞎琢磨,夏木表现的非常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而且,诅咒金币事关重大,要是有其他力量介入,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诅咒金币让人不死的能力他知道,可一旦被诅咒,获得的一切能力皆是以生命作为代价。

    就连百年青蛇妖都不敢炼化,可见这诅咒金币,必是大凶之物。

    所以,在青衣老道眼中,夏木只是一枚棋子,但他现在想知道,下棋的人是谁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夏木还不知青衣老道已让王凤卿借尸还魂。

    他离开虞城,一路向北,终于来到义庄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应该完成与王凤卿的约定,再带着举荐信来义庄任职,但王凤卿已死,夏木就跳过这一步,直接来投靠。

    义庄一般都是当地豪绅捐赠钱财修建而成。

    早些年间,是豪绅们给穷人捐赠口粮衣物之地,或重大事项丧葬婚嫁时的临时场所,属于民间结构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推移,义庄负责的项目越来越窄,变成专门停放尸体的地方,比如含冤而死或无人认领的尸体,也大多停放在这里。

    像马家这样在虞城的土财主,纵是家中有人故去,也不会来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一般只有无人认领的尸体或赶尸匠才会暂时在这里停留。

    所以,这里是不祥之地,阴煞之气太重,没人敢来。

    这义庄白墙黑瓦,没有窗户,远看就像个棺材。

    正门敞开着,虽是夜晚,也没人嫌命大来这里。

    夏木站在门口,可以清晰的嗅到里面浓浓的死气,可以肯定,这里每一具尸体蕴含的死气都要比马员外要强。

    走过甬路,面前的建筑便是停尸间,里面隐约有微弱的烛光,应该是有人在看守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人的胆子是真大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是妖怪,倒不怕这阴森之地,但活人即使胆子大,可常年生活工作在阴煞之气重的地方,同样会造成影响,最明显的就是短命,在这里待久了,会让活人体内阴气加重。

    夏木立即变回胡氏的样貌,推开了停尸房的门。

    这停尸房两侧各摆了五口棺材,右侧一角摆了个香案,中间是神龛,里面没有神像,只有一块无字牌位。

    一个全身披着黑袍的消瘦人影正燃香祭拜。

    虽然夏木没看到他的正脸,但从这人影举止来看,表现的十分虔诚,就像在祭拜先人。

    这时,黑袍人突然说道“走吧!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!”

    夏木笑道“你怎知我不该来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”

    黑袍人一阵咳嗽,将祭香插进香炉,这才转身与夏木四目而视。

    原来,这黑袍人是个老头,脸上的皱纹就像是干瘪的树皮,一双老眼浑浊,就像得了白内障一样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夏木总感觉这是一双能勾魂摄魄的眼睛,与之对视,让他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老头盯着夏木看了良久,幽幽一叹道“嗯…这里有些简陋,你就随便找个地方坐吧!”

    说着,老头似乎故意不想面对夏木,拿起一旁的扫帚,开始清理地上的渣土。

    夏木顺着地上的渣土望去,原来是最里侧那口棺材带进来的。

    夏木皱眉暗想,棺材上带土,证明是下葬后又被挖出来了!

    难道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在他的视角,这带土棺内死气最浓,就算被棺材钉钉死了,夏木依旧能看到死气顺着棺材缝隙外溢。

    而且,眼前这老头明显也不是一般的守庄人,虽然夏木没看出这老头有什么门道,可总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夏木好奇道“您老刚才不是撵我走吗?怎么又让我找地方坐?”

    “这种地方,该来的总会来,不该来的请也请不来!”

    老头说话有些高深莫测,让夏木回想起被他害惨的蛇妖柳青。

    “那您老能看出我的来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虽披了一身人皮,却满身妖气,眼小而无光,又时而透着凶悍,小老若没猜错,你应该是老鼠成妖!”

    夏木一脸诧异,已被眼前这其貌不扬的老头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小小虞城怎么隐藏了这么多的高人,闻人家的百年老蛇妖就不说了,还有那不曾谋面的青衣老道,同样不是自己能招惹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连这守义庄的老头也不简单,也难怪能在这种不祥之地生活。

    夏木憋着一口气,阴阳怪气道“你既然知道我是妖怪,就不怕我害了你性命?”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怕?人有好坏之分,仙魔妖鬼皆是如此,你若害我,动手便好!不过,你也必死无疑!!”

    老头仍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,将扫帚收好,完全看不出喜怒哀乐,就像没感情的人。

    夏木嗤笑道“这两天但凡说我必死无疑的人都没好下场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!不但如此,我还知道你拿了一件不该拿的东西,此乃至阴至邪至煞之物,以妖人之灵滋养,受巫妖法咒封印,为祸人间!”

    夏木面色凝重,他明白这老头所指定是诅咒金币,本以为自己得了宝贝,可用来保命,没想到是个祸害!

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