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 师徒矛盾生

推荐阅读: 系统让我去算命  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(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)   霸世宠妃:殿下好粘人   大内高手   斗罗大陆   血色梦游   百世重修   九鼎记   酒神  

    “什么?”鲁妙子惊讶到连杯中酒都差点洒落,连忙追问道“你们确定?”

    师妃暄叹了口气,说道“原来传闻是真的。当初婠婠就是用这一招,打败塞外高手跋锋寒的吧。听说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唤做‘小楼一夜听春雨’,意境着实美妙。”

    鲁妙子缓过神来,脸色凝重的道“不可思议,魔女那一招,已经有了宁道奇这等大宗师的境界,非是一般人能够匹敌。

    嘿,‘小楼一夜听春雨’,这位沈先生作诗的才华也是天下无双,寇仲你那傲寒六诀的招数名字也实在是字字珠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面色有些古怪,略微停顿了一下,说道“听闻他琴技无双,亦是擅长书法,还会这么多门武功,该不会是和我一样,过于分心杂事,以至于不能和向雨田一样破碎虚空,眼见着寿元将至,有些急切了吧?”

    在一连串的猜测,几人越听越觉得合理,如此师妃暄反倒是松了口气,说道“这位前辈平素不动如山,我还担忧他年纪轻轻,性子坚定,一二十年后将无人能治。现下被鲁老窥出破绽,倒是好办一些,只要我们肯努力,总有法子可以将他带来的危害化解。”

    这一聊就到天亮,寇仲和徐子陵告辞而去,返回小院眯了一上午,才在红拂的拍门声中懒洋洋的起来用过早饭。

    两人心怀忐忑的往沈元景的房间而去,越走越慢,寇仲忍不住道“小陵,你倒是快一点啊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说道“你也就比我快了半个脚印。”

    寇仲哭丧着脸道“不知怎么的,我有点怕见到师父,要不然咱们干脆回去,等酝酿好了再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摇摇头道“下次,下次你也不一定有勇气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径直往前,一路走到沈元景的房门口,方一抬手,寇仲却抢先拍了上去,笑嘻嘻的说道“咱们两兄弟自然是要同甘共苦。”

    大门打开,两人一路低着头,小心的入到最里间,果然见着师父是在打坐。沈元景睁开双眼,说道“说吧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寇仲嘿嘿笑着道“没有什么大事,就是和师父说一说那武林榜单的消息。”他俩依旧是心有不甘,想要做些什么来挽回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沈元景伸手一压,说道“你俩不必多说,我意已决。除非我辈天榜中人被王薄扭曲了名次,否则没有干预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寇仲仍旧是皮着脸道“师父要争天下,徒儿们也可帮忙,甚至说动慈航静斋一起扶植李世民那小子,也不无可能。”他们已经探明慈航静斋的心思,仍旧是属意李世民,如若师父答应,那就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沈元景道“我自己便可以,要他们帮忙作甚。道不同,不相与谋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师父自然是可以的。”寇仲点头如小鸡啄米,说道“不过众人拾柴火焰高,有了大家一起努力,平定天下不是快了许多?”

    见他仍旧是不为所动,徐子陵在一旁帮腔道“况且杨公宝藏与和氏璧两者取一可得天下,师父已经有了杨公宝藏,何必再用挑动江湖纷争这等不甚光明的法子?若是师父肯松口,甚至妃暄还能将放置在静念禅院的和氏璧拱手奉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为师妃暄的大义与慈悲所触动,仿佛这价值十五座城池的绝世宝物,与天下万民的福祉相比,完全不值一提一样。

    沈元景眼皮都懒得抬一下,说道“我有兴趣,自己会取,何须人送来。”

    寇仲见劝解不了,对方连和氏璧的诱惑也顶得住,又道“过两天宁道奇就会到来洛阳,他定不会放任此事继续下去,到时候起了纠纷,师父如何自处?还望师父三思。”

    沈元景眼睛一亮,说道“如此甚好,想不到我约战几场,反倒是宁道奇来得最快。你们不必多说了,又是利诱又是威胁,哪有个徒弟的样子,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无法,只得悻悻离去,穿过外堂的时候,寇仲仍旧是嘴里不停的发着无声的碎念,这时徐子陵突然拉了他一下,以至于后者都没有反应过来,被扯了一个趔趄,嘴里嘟嚷道“干嘛?”

    他茫然的顺着对方凝重的眼神看去,立时间跳了起来,惊叫道“色空剑!”墙上挂着一把端庄典雅的无鞘宝剑,从剑柄上看,赫然就是师妃暄昨晚丢失的色空剑。

    徐子陵身躯不动,脸蓦然转过来,沉声问道“妃暄的色空剑,可是婠妖女送过来的?师父你真和阴癸派有了勾结?”

    沈元景眉毛一挑,从卧榻上站了起来,往这边走。

    寇仲连忙扒住徐子陵的双肩,硬扳到一边,说道“师父,我跟你说啊,那妖女定然不怀好意,这色空剑就是她用来挑拨你和慈航静斋之间的关系,你可不要上当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话,一边朝着徐子陵使了一个眼色,往前两步,伸手去摘色空剑,说道“师父,我替你还个慈航静斋,咱们来一出那个、那个完璧归赵,让那妖女的算盘落空。”

    沈元景伸手往虚空一抓,色空剑顿时被牵引着往这边来。寇徐二人抢前一步,齐齐伸手抓向剑柄。他冷哼一声,大袖一拂,一股巨力撞到两人身上,将他们击出门外。

    “我和慈航静斋立场不同,天然就有矛盾,过了今天,矛盾还要更大,有什么可挑拨的。”沈元景手里把玩着色空剑,淡淡的道“况且,魔女尚且知道孝敬一二,自己的弟子反倒是胳膊肘往外拐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师父和魔门妖女勾结,暗害妃暄的理由?”寇仲气愤的道“我还奇怪,以师父的武功,在哪都能杀得了曲傲,何必跑去什么天津桥,恐怕是方便妖女动手吧?”

    沈元景竟不恼怒,说道“我可不舍得让婠婠杀死师妃暄。倘若杀了小尼姑,老尼姑躲在深山老林,我上哪能找到?”

    他随手一丢,色空剑又挂回了墙壁上,接着转身,大门也一样跟着转动,把二人关在门外。

    徐子陵一扯寇仲,瞬间跑出院子,来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。

    酒楼里换盏激昂,茶馆中咿呀弹唱。拨浪鼓咚咚作响,糖葫芦走街串巷。卖花人暗送芬芳,白玉糕散发清香。高大的商船载满货物正要远航,懵懂的垂髻被爹爹鬼脸吓得找娘。

    远方的远方,还是远方。

    寇仲鼻头一酸,说道“我想素素姐和贞贞姐;我想去见鲁老师。”

    徐子陵忍住泪水,说道“他要做大事,我们不要去打搅他。就在这街上……在野外找个无人庙宇,仍旧是和以前一样,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混混吧。”

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